登錄 註冊

最新消息

源於傳統–HAMATIC Vintage 手拭鍍銀錶盤新款將創新機芯、製錶工藝和最高美學相結合

10 Aug 2021

 

 

莫里茨·格羅斯曼 (Moritz Grossmann) 推出兩款全新HAMATIC Vintage 18K 金錶殼款式,其中配置手拭鍍銀錶盤和自動上鏈機芯

綜觀古今,德國格拉蘇蒂(Glashütte)製錶業總堅持對鐘錶製作的精雕細琢,其優雅內 斂外觀始終承載一流機芯。即使是看不見的微小部件,亦都盡心費時加工,透過精緻切割、拋光和雕刻加强視覺效果,彰顯獨有的文化傳承與工藝價值。

莫里茨·格羅斯曼 (Moritz Grossmann) 在 HAMATIC Vintage 的 18K 白金和玫瑰金殼新款中遵循此歷史使命,以最高精度與複雜的美學協調相融。錶盤採用源自 19 世紀的格拉蘇蒂傳統的手拭鍍銀修飾風格,腕錶並搭載自行研發的獨特撞陀自動上鏈機芯。在理解撞陀上鏈的歷史發展與機械裝置後,品牌的機芯研發師巧妙進一步詮釋,打造 獨一無二撞陀式自動上鍊的機芯結構。因此,HAMATIC Vintage 手拭鍍銀新款可謂一則以現代方法實現傳統工藝與機械的傑出範例,同時傳承卡爾·莫里茨·格羅斯曼先 生 (Carl Moritz Grossmann) 的終身製錶理念。

格拉蘇蒂頂級傳統工藝:內斂優雅的 HAMATIC Vintage 手拭鍍銀錶盤

在高科技時代的製錶產業中,錶盤的設計與創新已百家爭鳴。錶盤的鎸刻多依循生產電子化的既定流程,從最初切割至最終上塗料,都在電化學槽中逐步進行。然而十九世紀中期,電氣化程度不高,這些技術還無法全面普及與完善。儘管如此,當時的格拉蘇蒂仍製造出高水準性能的精美腕錶,例如格羅斯曼先生 (Carl Moritz Grossmann) 的作品。也正是在這個時候,製錶師們經常以手拭鍍銀的方式,來修飾錶盤的表面。這種工藝在前工業化時代很普遍,在格拉蘇蒂經常使用。這項工藝乃透過製錶師以雙手將銀質粉粒鍍上錶盤面,不需要電流輔助。

如今,以大師之名復興的品牌莫里茨·格羅斯曼 (Moritz Grossmann) 再次完美呈現

「最美的德國工藝」。本次 HAMATIC Vintage 新款證明了這一點,其經典優雅的錶盤採用目前已非常罕見的工藝飾面:在錶盤上以手工鍍上粗糙卻又細密的銀質顆粒。從外觀上看,錶盤具柔和如絲絨般的表面,可以有效減少光的反射,不會造成刺眼, 進而達到了極佳的讀時性。

在此傳統工藝中,先使用小刷子和少量的水,將由銀粉鹽混合物和葡萄酒石組成的一 種特殊的配方,擦到早先精心清潔過的錶盤毛坯上,從而形成細粒結構。所有雕刻都 是在鍍銀前填上亮漆,然後在烤箱裡燒制,從而無需再鍍上銀粉,銀粉本身亦不粘漆, 得以完整保留了亮漆顏色。然後匠人小心地打磨表面,同時去除上層多餘的亮漆。最 終在錶盤呈現上保留了雕刻凹槽處濃郁的黑色,與淺銀色背景形成最佳對比。為了保 護高品質的鍍銀層不被氧化,匠人最終在錶盤上塗上透明保護漆。

這項技術完全採用手工完成,目前只有極少數匠人能掌握,需要高度的專注、敏銳和經驗。但結果證明付出的努力沒有白費:光影、光澤和啞光的相互作用創造一種獨特的效果,在幾十年和幾個世紀之後依然熠熠發光。

本次 HAMATIC Vintage 新款以格羅斯曼先生 (Carl Moritz Grossmann) 的歷史懷錶設計為基礎,採用 1875 年的原創商標「M. Grossmann」,並飾有獨具風格的羅馬數字,凸顯了高貴的復古外觀。盤面並綴以手製的紫棕色退火梨形針,更顯完美協調。

致敬自動機芯發展史之特色作品:106.0 機芯獨特撞陀自動上鏈機制

本次新款搭載 品牌自行研發製造的 106.0 機芯,採撞陀式自動上鍊機制,具有停秒功能,可精確調整時間。當機芯上滿鏈時,可提供 72 小時的動力儲備:因此,上滿鍊後的撞陀機芯可連續運轉整整一個周末。2/3 夾板上飾有六條格拉蘇蒂寬行條紋,使機芯的呈現更顯經典優雅。

機芯研發靈感來源於十八世紀以降的撞陀懷錶,乃品牌致敬自動機芯發展史之特色作品。與傳統自動陀相比,撞陀體的重心離旋轉軸遠,由此帶來的高力矩確保上鍊時的力道。透過高扭矩與金質的擺錘頭,擺陀體僅需偏移五度便可輕鬆上鏈,效率較傳統自動陀高。

撞陀上鍊機制可雙向運動,配戴者手臂無論朝何方向移動皆得以為腕錶上鍊。此外, 因為人體的移動幅度與力道不是一成不變的,在快速衝擊力量大的情況下,安置陀體兩端的緩衝彈簧亦可以吸收過高的撞擊力道,保護撞陀體外,並使陀體反彈運動,傳遞從而向發條盒注入新的能量。

除了自動上鏈,還可以手動為腕錶上鏈。為此,在一單獨夾板上安置了一種搖桿上鏈(yoke winder)的手動上鏈裝置。搖桿的作用是,在撞陀腕錶系統可透過運動激活運作時,確保手動上鏈裝置始終與棘輪解耦。另一方面,若偶爾手動給腕錶上鏈,減速輪系(reduction gear)將透過一個棘爪擒縱叉飛輪(click-pawl idler)與棘輪脫離。

機芯的開放式結構,尤其是橢圓形陀體,讓人一眼看到內部機芯的迷人運動。毋庸置疑,對該機芯的所有零件,無論是肉眼可見或不可見的,製作上都給予了精雕細琢。撞陀的擺動與細膩的工藝修飾,為鐘錶愛好者打造了一場靜態兼具流動的視覺盛宴。

全球各款限量 8 枚

玫瑰金版配有手工縫製的棕色鱷魚錶帶,白金版配有黑色鱷魚皮錶帶。這兩款版本在全球各限量 8 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