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註冊

最新消息

Hand Made 1 - 腕錶 真實手工製作的新高度

20 May 2020

這款腕錶的 95%(包括遊絲)由全手工操作工具打造,因而一枚腕錶的製作就長達

6,000 小時(相當於 3 年人工小時數)。高珀富斯 Hand Made 1 腕錶將傳統製錶工藝推向了新高度。還從未有過一款手工時計具備如此高水準的工藝和精准度。這款腕錶在鐘錶製作歷史上擁有舉足輕重的地位,是精湛技術與匠人心血結合的產物。它代表了精妙的設計比例,歷經技藝超群的製錶師之手,為未來鋪設不凡的道路。

在工業革命與規模生產來臨前,腕錶的零部件需逐一製作,採用專業的特殊技術和工具,並使用全手工操作的機器。如今,隨著工業化的發展,卓越的手工製作工藝幾近消亡,院校甚至也不再教授此類技術課程。羅伯特·高珀和斯蒂芬·富斯在其培訓與職業生涯中,在手工工藝領域,包括原型製作和修理更換部件,都具備深厚積澱與經驗。羅伯特·高珀和斯蒂芬·富斯鍾愛古老的製錶技藝,這些技巧與專業知識也正是豐富多彩且無法替代的鐘錶製作傳統的內核所在,他們與 Time Æon Foundation 基金會共同推出《一隻錶的誕生》(Naissance d’une Montre 1)計畫,決心將自己的技藝傳承給下一代。Hand Made 1 腕錶,是二人傾注心力創作出的傑作,也是純手工理念的第一化身。

非凡挑戰

高珀富斯以不斷挑戰研發與創造的邊界,並推出引人矚目的作品而舉世聞名。羅伯 特·高珀和斯蒂芬·富斯發明、完善全新一代陀飛輪技術便是一個例證,包括 24 秒陀飛輪、30°雙體陀飛輪和四體陀飛輪系列腕錶,該技術已然成為機械製錶領域的典範。他們對納米技術領域能量與空間的探索,開創了鐘錶製作的新天地,也證明了二人卓越的研發精神。

對卓越的追求和每一次探索中都窮盡潛能的決心,是Hand Made 1 專案數年研發背後的關鍵驅動力。對高珀富斯而言,這不僅關乎復興古老技術和逐漸失傳的手工技藝,更在於將這些技藝和專業技術推向全新的高度,實現超卓與精准度,傳承初代鐘錶匠人秉持的持續進步的專業精神。這也是為了給手工製作工藝這門古老的藝術注入生命活力,同時更加凸顯精湛工藝與精准度的製錶標準,甚至達到可以與現代生產設備相媲美的水準。為了完成這次特殊的挑戰並實現微米量級的精確度,製錶工匠必須達到連傳統機器都無法輕鬆實現的精准度。他們依靠的是“手的智慧”,不懈地校正任何微小的細節,不斷達到理想的狀態,在滿足品質要求的同時保證準確無誤的操作。在這個過程中,投入的時間並不是最重要的因素。

這一量級的項目單憑已有體系架構根本無法輕鬆完成,也不能僅交由一兩個製錶師進 行製作。為了完成這一史詩力作,高珀富斯建立了一支精湛技術團隊,由各領域具備 高超技藝的人才組成,成員主要來自高珀富斯旗下各工作室,也有幾位外部人才加持。團隊猶如一個真正的“大家庭”,共同協作。

 

Hand Made 1 腕錶,一次製錶歷史上的里程碑

高珀富斯揭秘此製錶理念的成果:Hand Made 1 腕錶—— 一款陀飛輪時/分/秒腕錶該作品是一次駛入未知領域的歷險,因為單純手工複刻一款現有機芯就已無法想像。Hand Made 1 腕錶則是一次從無到有的全新創作。機芯結構、傳統加工和手工潤飾專家對

272 個機芯零件和 36 個錶殼零件進行了詳細的逐一研究與琢磨,理解並聚焦手工製作方法的實現範圍,並力求手工製作的理想效果。在製作的每一個階段都提出了相同的 問題:“該如何設計這一零件,令其可以使用諸如座標鏜床或車床的傳統工具或機器? 其形狀又當如何設計才能允許工匠們靈巧的雙手實現無可比擬的精准度與精湛技 藝?”

Hand Made 1 腕錶的製作是創意過程的一次嚴密複盤,其流程伊始,所有零件製作、裝飾相關人員都參與其中。專案蘊含了巨大的勇氣,以及為找到新設計方案所必備的創造力和發明精神。部分機芯零件經過重新設計,實現化繁為簡的目的。相反地,如陀飛輪等其它機械部件,其零件數量則必須增加,方可實現所有部件都由手工打造。這一款作品相對精巧的適度尺寸(直徑 43.5 毫米、厚度 13.5 毫米)進一步增加了製作難度。

一次近似不可思議的壯舉

作為一款全手工製作的腕錶,從機芯到錶殼再到皮革錶帶、錶盤和指針,皆為手工打造,僅有的例外是藍寶石水晶錶鏡、錶殼墊片、彈簧條、珠寶裝飾和主彈簧。為實現錶 95%全手工製作並保證超卓的品質,一枚腕錶的製作就長達 6,000 小時,相當於整整

3 年人工小時數,而這僅統計了製作時間,並未將研發過程納入其中。為保證 Hand Made 1 腕錶的 308 個零件都滿足高珀富斯的工藝標準,實際生產製作的零件超過 800 個。製作完整陀飛輪框架的耗時幾乎等同於一枚標準高端陀飛輪製作時間的 35 倍。Hand Made 1 腕錶一枚錶輪的製作時間更超過高端工業錶輪所需時間的 600 倍。

高珀富斯對細節的關注自然包括腕錶的性能。Hand Made 1 腕錶彰顯了手工腕錶所蘊含的精湛技術和經由高珀富斯認證的超卓性能。

手工製作之美

在高珀富斯手工技藝的非凡嘗試中,每一個零件都蘊藏著屬於自己的故事。每一個零件都經歷了獨特的研發過程與道路,在漫長的製作切割過程中,從原材料開始,僅憑匠人的眼與手逐步鍛造成型。這款Hand Made 1 腕錶的技藝與美學通過作品本身自然流露,並在高珀富斯的設計風格裡進一步彰顯,與之同等重要的還有隱藏於錶殼中的零件所蘊含的無形美麗。

內核的設計始自調速機構的製作,由高珀富斯旗下各工作室經純手工打造,包括製錶工坊中合金打造的遊絲。遊絲經由手工操作的輥軋機(無電腦輔助)製作,該流程所包含的專業技藝和知識幾近失傳,使用這種生產方法同時製作的遊絲屈指可數,相較之下,當今產業化流程作業可自動生成上百枚甚至上千枚。擺輪也經純手工打造, 並實現了非凡的精准度和潤飾標準。擒縱輪包含 20 個獨立切割輪齒,輪齒的四個表面切割後經打磨加工,其製作技術堪稱精湛。擒縱杆的加工與處理也須歷時一個半月。

 

陀飛輪框架包含 69 個零件,總重 0.521 克,其手工製作是另一項高難度的挑戰,因為傳統座標鏜床上根本不可能複刻出完全一樣的電腦數控加工下製作的尺寸。因此, 其製作增加了為完成這一款精妙、輕盈的機制所需的零件數量。

所有機芯零件為純手工製作,並遵從了精良的製錶傳統工藝,包括內外側拋光處理的支架、專屬設計的“Gratté”基板和上下斜角手工拋光的錶輪零件(五輪輻的 40 度內部銳角)。

錶盤設計採用獨特的手工瓷釉錶盤刻度環,藍色精鋼指標優雅精緻,與錶盤相得益彰。

雖然自動車床簡單的十幾次操作便可輕鬆生產出 500 個螺絲,而Hand Made 1 腕錶的每一個螺絲儘管尺寸迷你,單仍需 12 道單獨加工操作。

18K 白金錶殼自然也由手工打造而成,在配有旋轉工具的放大尺寸機械車床上處理後, 錶殼兩側經過耐心的緞面潤飾,上表面都加以精細的拋光。

高珀富斯的 Hand Made 1 腕錶每年僅生產 2-3 枚,註定成為製錶史上全新的里程碑,致敬過去的同時,亦開啟未來新篇章。精湛技藝的重要一步,則是錶盤 6 點鐘的位置, 原本的刻字 SWISS MADE(瑞士製造)已被 HAND MADE(手工製造)代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