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最新消息

大师级手工制作表盘——十九世纪的传统手拭镀银技术传承至今

13 Nov 2020

品牌莫里兹·格罗斯曼于 2020 年 11 月 11 日推出腕表 XII 生日纪念版,以示庆祝品牌创立十二周年。

  • 至今只有极少专业匠人掌握手拭镀银(silver plating by friction)的技艺
  • 表盘可读性极佳,细密的银质表面可减少光的反射
  • 鎸刻罗马数字和昔日品牌标志 (M. Grossmann) ,并覆盖黑色漆面,以形成高对比度
  • 限量发行 12 枚

作为完美机械结构为特色的高级钟表制造商,品牌莫里茨·格罗斯曼(Moritz Grossmann)在德国格拉苏蒂成立 12 周年之际,于 2020 年 11 月 11 日推出全新的

表款,以纪念昔日格拉苏蒂制表大师莫里茨·格罗斯曼。手拭镀银表盘集中体现了 19 世纪的传统精制技术,当时独具匠心的制表师莫里茨·格罗斯曼,将这种技术用于制作高品质的摆钟。

新发布的表款全球限量 12 枚,并冠以 「XII 生日纪念版」之名。具有玫瑰金表壳与精钢抛光表壳版本,各仅限量 6 枚。每一枚皆依循传统制表工艺方法用心制作。

手拭镀银——历史

几乎没有任何其他腕表元素,能像表盘一样以视觉快速主宰喜好。在许多情况下,表盘的面貌决定了消费者是否愿意购买和佩戴腕表。在高科技时代的制表产业中,表盘的设计与创新已百家争鸣。表盘的鎸刻多依循生产电子化的既定流程,从最初切割至最终上涂料,都在电化学槽中逐步进行。

然而,曾几何时,由于电气化程度不高,这些技术还无法全面普及与完善。尽管如 此,19 世纪的格拉苏蒂仍制造出高水准性能的精美腕表,例如莫里茨·格罗斯曼 (Carl Moritz Grossmann) 在 1860-70 年代的作品。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制表师们经常以手拭镀银的方式,来修饰表盘的表面。这种工艺在前工业化时代很普遍,在格拉苏蒂经常使用。这项工艺乃透过制表师以双手将银质粉粒镀上表盘面,不需要电流辅助。

传统工艺

如今,只有少数专业匠人掌握了高难度的手拭镀银的技术。这也是为什么采用这种表面处理的表盘会如此独一无二。

由银粒、食盐和酒石组成白色粉末,用少许水和刷子,擦拭在黄铜面上。无论过去还是现在,事先对表盘进行彻底清洁并使其粗糙是非常重要的。表盘上的所有雕刻都是在镀银前填上亮漆,接着置于炉子里烧制,否则它们也会被镀上银。

通过打磨表面来使银质粗糙粉粒更为一致,同时去除多余的亮漆,使其只出现在雕刻凹槽处。银粉不粘漆。因此,银色镀层中完全不触及黑色的盘面雕刻处,显色十分饱和,与浅银色形成最佳的视觉对比。

外观——细腻粉粒面呈现丝绒般视觉触感,读时性极佳

作为传统工艺向现代的转移,XII 生日纪念版的一体式表盘由格拉苏蒂大师级工匠在地制作,再现传统手拭镀银技艺。

表盘具有粗糙却又细密的银质粉粒表面,具丝绒般的视觉触感,可以有效减少光的反射,不会造成刺眼。从而达到了极佳的读时性。为了保护高品质的镀银层不被氧化和环境影响,表盘完成最终涂上一层保护漆。

复古外观

XII 生日纪念版上刻饰较大的罗马数字,其风格与格罗斯曼历史悠久的怀表风格一致,并采用其 1875 年的「M. Grossmann」的商标,凸显了高贵的复古外观。两者

皆是精细雕刻而成,罗马字上覆以黑色漆面,盘面并缀以手制的蓝色退火梨形针,完美协调。

莫里茨·格罗斯曼 (Moritz Grossmann) ——格拉苏蒂制表的尊师

莫里茨·格罗斯曼是德国格拉苏蒂钟表学校 (1878 年成立)的发起人,他当时便向学生提供各种基础机芯,供学习使用。学生们用它们来进一步制造怀表,其中许多还带有镀银表盘。

格拉苏蒂的德国钟表博物馆的现址,乃德国钟表学校的旧址。博物馆仍藏有悠久历史并带有镀银表盘的摆钟、怀表和天文台表,品况至今依然非常完好,可以现场欣赏。

100.1 型机芯

XII 生日纪念版的机芯是 100.1 型。单面防反光蓝宝石水晶透明表底,使内部机械装置一览无遗。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这款钟表有着高雅内敛的高工艺机芯修饰。 2/3 夹板有着最典型的宽形横向格拉苏蒂菱纹。透过夹板弧形切口,格罗斯曼摆轮清晰可 见,其由带有微调螺丝的阶梯式摆轮夹板支撑。凸出的黄金套筒与平头螺丝呼应昔日怀表风格。轮系组件边缘处的手工抛光倒角,亦呈现深邃细腻的轮廓和精细的光线反射。

另一个特点是,表厂自行研发生产的格罗斯曼带有按钮的手动上链装置。这种专门应用于时间校调的机制带来了两种便利:避免校调后表冠返回时造成的指针偏移,以及避免表冠校调过程中有杂质侵入机芯。

XII 生日纪念版款式

XII 生日纪念版有带深棕色手工缝制鳄鱼皮表带的玫瑰金款,以及带黑色手工缝制鳄鱼皮表带的抛光钢款。